流沙河青山桥,宁乡流沙河镇,青山桥镇,老粮仓镇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本地
本地
乡音
乡音
相关
相关

走笔芙蓉之牛角湾

2019-1-22 16:28| 发布者: lsh| 查看: 1341| 评论: 0

摘要: 到枫木桥,不得不去牛角湾。不只是因为这里山青水秀环境宜人,更重要的是这弹丸之地上人才辈出令人惊讶。尤其201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之母秦厚修逝世,媒介曝光这位号称“宁乡第五夫人”的女子就是宁乡牛角湾人后 ...

 
到枫木桥,不得不去牛角湾。不只是因为这里山青水秀环境宜人,更重要的是这弹丸之地上人才辈出令人惊讶。尤其201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之母秦厚修逝世,媒介曝光这位号称“宁乡第五夫人”的女子就是宁乡牛角湾人后,一时前来寻访故里的游人络绎,堪称带动了一方经济。
牛角湾的得名缘由有两种说法,一是说此处有山恰似牛角,呈弯曲合拢之势,极是聚集财气;二是说曾有大地主,其牛群聚集于此,一望而只能见到牛角。前一种说法见诸县志,后一种为当地人传说,他们所讲的大地主就是刘典及其子孙。刘典(1820—1879年),字伯敬,一字克庵,晚清著名爱国将领,“湘军左宗棠部二刘”之一(另为刘敖),传见《清史稿》,著作有《刘果敏公遗书》17卷存世。刘家祖上世代务农,至刘典开始读书求学,曾在著名的岳麓书院、城南书院学习。太平天国运动时,他在宁乡办团练,应征加入左宗棠军幕,总司营务,不久即成为左宗棠手下的一员虎将。后转战江西、浙江一带,在江西浮梁、乐平打败太平军李秀成部,因功而升任直隶知州。此后因作战英勇,指挥有方,屡建战功而职务不断得到擢升,同治元年(1862年)任知府,后改浙江按察使。同治三年奉命帮办苏皖军务,后又帮办福建军务。同治四年,他在家乡倡办了著名的云山书院,成为当地的办学典范,对宁乡县域学人的成长影响深远。同治五年,左宗棠任陕甘总督,刘典率部追随入陕,驻守潼关,任甘肃按察使。随即又被封为三品卿、帮办陕甘军务。同治七年,刘典再升为陕西巡抚。任职期间,他召集流亡百姓,减免杂派,开浚河渠,兴修水利,政绩卓著。光绪元年(1875年),他以左氏西征军副主帅的身份率部开赴新疆,参加平定阿古柏叛乱立下了不朽功勋。此后经营新疆三年,直到1879年病逝于甘肃军营。刘典逝世后,清朝政府下令为他在全国建立专祠祭祀,赐谥为“果敏”,让其归葬于灰汤。《清史稿》对刘典评价极高:“从左宗棠立功西陲最名者,湘军中称二刘……虽张骞、班超,奚多让焉!”刘典的后代世居牛角湾,在民国年间成为大家族。秦厚修的母亲刘梦桃即是刘典的侄孙女。据当地记载,民国时刘家的大地主刘天佑外号佑二阎王,娶有四房太太,次子刘明夫(刘乃夫)在长沙读书受革命影响后来离家参加了红军,全国解放后任新中国第一任计委副主任。刘梦桃与刘明夫属叔伯兄妹关系。刘家当时的牛角湾庄园内有池塘近十口、水井二十多个,九进天井,旁为木结构厢房。窗棂上雕着花鱼鸟草、各种形态的人物,一派古色古香。庄园后边靠山,前有用米汤和泥建成的土堡,十分牢固,有枪孔和了望台,时有护院队巡视四周。土堡向东西两方向延伸,筑有两米多高的密实围墙,外墙涂成土红色较为显眼,上面用金黄色的琉璃瓦护着墙防风雨浸湿。土墙外三百米处有一条小河,绕墙而走,河到庄园的平地种有松树翠竹,环绕四周而使其显幽静。红漆的庄园大门外,立着两座张牙舞爪的石狮,高大威猛。进大门不远有块很大的平地,既是晒谷坪又是佃农排队送租的地方。晒谷坪旁边是放着风车的长廊,与刘文彩的收租院极为类似。长廊旁那光线昏暗望不到头的粮仓,让人羡慕眼红。1948年牛角湾土改,刘家被乡农会定为大恶霸地主,当时刘天佑早已经死了,他的子孙却未能幸免于难,刘明夫的持家兄长刘乃富逃到汤家湾,躲到邻舍床底,还是被追来的民兵一枪打死,刘家的大小地主婆也一个个被揪出来斗争,包括刘天佑那如花似玉的四姨太李小翠——她与刘明夫年龄相仿,在大革命时期资助了他,并因此而得福——1949年,她被安置到长沙市浏城桥居住,每月由政府发给30元生活费(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一月的工资),安度晚年。牛角湾刘氏庄园在文革期间被拆毁,上世纪九十年代成为乡政府的办公场所,还建有一所小学校,就彻底结束其历史了。我第一次到达牛角湾时,是在夏日的黄昏。红霞涂满着牛角山的沟沟坎坎,那被指称为护城河的小溪淤塞严重,只余了一小截,芳草萋萋中显出一份无奈与落寞。红墙也还有一两百米得以保存,时断时续,残破不堪,尤其风化严重,只怕有个四五级的风就可推倒。墙上的乱草窝中,时有鸟雀钻进窜出,让人油然忆起刘禹锡所写的《乌衣巷》: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庄园内的水井与池塘也余有一两口,皆水臭草盛,犹如弃子般孤零零地孑立,看来用途不广。而一栋作办公楼用的三层红砖房与此极不协调地矗立着,有点刺眼。朋友指一栋倒塌残房说这是原来的庄园旧居,但我看了一遍即否定了,因为那房舍的建筑时间决不会超过七十年,大概是解放后的建筑,当为其后人移居而舍弃之。倒是这房旁的几棵古樟,枝繁叶茂,躯干遒劲,颇有百来年的历史,或为当时遗物。这地,据说曾一度卖给私人,但后来遭刘氏后人反对乃罢。刘典为云山书院题联说:“为将十年,每思禁暴安良,愧无格致正诚本领;读书万卷,须知明体达用,不外君臣弟友常经。”看来,他是极欲子孙后代继承读书传统、泽厚一乡百姓的,也有宗亲永延血脉畅远的期待,拳拳之心可见一斑。倘若其地下有知,睹此情景,不知作何感想?以我个人的意见,倘若上世纪不拆掉牛角湾这个庄院,而像四川大邑县地主刘文彩的庄园一样改建为刘氏家族博物馆,挖掘其历史文化,作为旅游景点开发,颇是有可能造福乡邻的。如今改成乡里的敬老院,多少也还给当地老人带来了一点福祉。时锣鼓大振,响声嗡嗡。远处,有群人正在舞动着什么。我莫名其妙。倒是朋友一语道破机关:“年轻人在练习耍龙灯了!”驱前观之,果然是。四十多人的队伍,正在宽阔的地坪里飞舞,“黄龙缠树”、“赵刚踩虎”……一个个故事正被演绎得风生水起。年轻的舞者,以龙头率领,扭、挥、仰、俯、跑和跳,尽显阳刚之气。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打鼓老者,须发皆白,年逾七十,却精神矍铄,劲力十足,每一次鼓槌落下,似乎都积蓄着全身的力道。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,舞龙呈祥瑞是人们极期盼的事情。刘典当日的期许,不正是如今百姓的安居乐业、子孙怡然自得吗?我一时感触良多,之前看刘氏庄园斜晖的不快一扫而光。赵孟坚在《题陈山龙祠》中说:“下山猛捉笔,挥扫不停臂。素壁两三间,掀舞龙蛇势。”情动怀宽,我对这祈求风调雨顺、振奋民族精神的民间艺术刮目而视,看得津津有味,几乎忘记了归程。

龚军辉 方志长沙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微信:45164861
Q Q: 45164861
邮箱:i@wenzhimin.cn
关于410635

410635--邮篇号码 位于 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西南部,主要区域为流沙河镇与青山桥镇

流沙河与青山桥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人文积淀,是宁乡西部美丽的文明古镇。

网址:http://www.410635.com

关注我们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流沙河爱好网 ( 浙ICP备13034294号-4

GMT+8, 2019-11-12 05:01 , Processed in 1.125021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